《古文字学简论》笔记

古文字学与一般文字学的区别:古文字学的研究对象是待识的先秦文字,其任务是识读未识及误释的先秦文字。一般文字学则是对全部已识的汉字作科学的分析,以总结出个方面的规律性认识。

第一章 汉字记录语言的方式

文字符号和所记录语词的关系可分为三大类,即:(一)以形表义 (二)以形记音 (三)兼及音义

一、以形表义的方法

许慎“六书”中的象形、指事、会意都是属于这种方法。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从所记录之语词的含义出发来规定文字符号的形状,因而字形是和词义有关的。

用词义确定字形的方法所造的字,内涵是很复杂的。至少可以看出这样一些差别:(一)从构成字的诸成分来看,有的符号是实物的简略图形,有的符号是纯抽象记号,还有的是由实物图形而演化成的表示抽象概念的记号;(二)从字的总体结构来说,有的是一个图形符号构成的独体字,有的是两个以上图形符号构成的合体。在这两者之间,还有构造复杂而实际不可分割的假合体字,以及在独立符号上附加不能独立存在的抽象附加成分的半合体字;(三)从字形和所要表达的语义的关系来看,有的是直接的画成其物,有的则是借喻、象征、暗示等间接而曲折的表现方法;(四)从字形所记录的语词的词性看,有名词、动词、形容词等不同,这些词又各有具体和抽象的差别。

二、借形记音的方法

在“六书”的分类法中,这种方法叫做“假借”。对某一个语词来说,原来没有相应的记录符号,规定用记录另一个同音(或音近)词的符号来记录这个词。

这种方法之所以必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每个不用意义的语词都要规定一个形体有别的记录符号,势必使整个文字体系中的字数增加到使人无法学习和掌握的地步;(二)单用以形表义的方法,无法合理解决区别语言中丰富的同义词和近义词等问题;(三)大量表示较抽象概念的语词,很难一一以形表义。

三、兼及音义的方法

在“六书”的分类法中,这种方法称为“形声”,用这种方法所造的字称为“形声字”。但是,这类字的形成途径是各不相同的,主要分三种。

第一种是在原有的表义字上加注音符而形成的形声。

第二种是在原有的记音字上加注区别词义的义符而形成的形声字。

第三种是一开始就采用半音半义法所造的形声字。

这三种方法所构成的字分别称为表义字、记音字和形声字。此外,在实际使用文字时还有一个权宜之计的“代用法”。代用又分为两种:同音代用和同义代用。

第二章 考释古文字的途径

一、考释古文字的主要出发点——字形

于省吾先生一贯提倡“以形为主”,其实质就是主张在考释古文字时,把客观存在的字形作为主要的出发点。

二、研究字形的根本方法——历史比较法

无论字形变化大小,我们总是通过把后代已识之字和前代未识之字按时代顺序逐次比较其字形,以达到识读未识之字的目的。所以,本质上都是历史比较法,这时我们认识文字的唯一的科学途径。

初学者可以从总结每一个已识字已知的字形历史演变实际情况出发,逐步认识字形历史演变有哪些一般性的规律。

三、历史比较法的主干——偏旁分析

在遇到不识的古文字时,从偏旁分析的观点,看它的字形可以分析为哪些相对独立的部分。然后分别和已识偏旁的种种形体进行比较,先认出它是哪几个已识偏旁构成的,再考虑它是哪个已识的字。这就是在字形历史比较研究时的偏旁分析法。

在已知的古文字资料中,一个偏旁出现的机会和重复率总是大于一个单字出现的机会和重复率。因此,以偏旁为单位得到的形体变化资料总是比以字为单位得到的资料更为丰富而充实,更便于深入研究字形演变中某些方面的共同规律。

第三章 字形历史演变的规律

一、简化

为了便于掌握和使用,符号要求越简单越好。其结果是字形的简化。

最常见的简化,是保持原图形总体形象的简化,这种简化可称之为总体性简化。

另一种简化,是把原有的整个符号截去一部分。这种简化可称为截除性简化。

古文字简化中还有一种起源很早的现象,可称为“并创性简化”,即把原来分开的两个偏旁中的某些线条重合起来。

简化的一个消极的后果,是使原来不用的偏旁或字在形体上混同莫辨,这叫做“形混”。简化也可能直接造成字和字的形混。

二、分化

为了保证记录语言的精确性并不断提高这种精确性,一方面在简化的过程中力图保持不同符号的区别,另一方面使原来承担不止一音一义的同一符号在形体上增加新的区别标志,使之分别承担原有音义的一部分。其结果是字形的分化。

分化的方式可分为两大类:一种是利用原有字的异体,另一种是增加偏旁。

三、规范化

由于简化和分化都是群众性行为,其结果必然导致同一个字存在多种异体。为了保证文字在社会上的统一使用,必须把异体字限制到最低数量,其结果就是字形的规范化。在秦始皇以小篆统一全国文字以前,规范化是一种自然淘汰的缓慢过程。

第四章 古音问题

汉字的字音,在传统的音韵学中是被分为声母和韵母两部分的。两个字声母相同叫“双声”,两个字韵母相同叫“叠韵”。由于古代字音在声、韵两方面有多种变化的可能性存在,在利用古音知识去解决考释古文字中的具体问题时,单从理论上说明某两个字可以有双声叠韵关系是不够的,最好能举出实际的例证。于省吾先生把理论上某两个字可以有双声叠韵关系称为“律”,实际的例证称为“例”,认为只有律、例兼备,所下的判断才能令人信服。

第五章 字义的探索

能否正确确定一个字在具体文句中的定义,要以对该字字义的全面了解为前提,且以辞例为判断的依据。

一、探求古代字义的几种方法

训诂学对字义的探索,传统上有义训、音训、形训之别。我们所说的义训,是指历来文献中可以查到的对该字字义的解释。所谓音训,在起源上是指利用同音字来解释字义。所谓形训,是从字的本身形体去推考字义。

二、辞例对字义的选定作用

我们首先要尊重字形这客观事实来提供可能有的字义选择范围,又不能不依赖辞例这一客观事实来规定合适的字义。单就发挥辞例应有的作用而言,有两方面是要强调的:第一,不能只着眼于单条辞例,而应该对同类辞例作全面收集、排比和分析。第二,要在熟悉先秦古籍中的语汇、文法上不断下功夫,并不断注意先秦古文字资料的释读成果,逐渐熟悉古代的语言文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