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弘羊与他的经济思想

这周主要精力花在了阅读《桑弘羊评传》这本书上面,看这本书的缘起是之前看的日本学者西嶋定生《秦汉帝国》中关于桑弘羊的描述并提及此书。桑弘羊是《盐铁论》辩论一方中的御史大夫,盐铁专卖政策正是在他的手里确立起来的。

桑弘羊出生于洛阳的一个商人家庭,十三岁因为出色的心算能力入宫做了“侍中”,四十岁时被任命为大农中丞,之后历任治粟都尉,大农令,大司农,御史大夫,从四十五岁成为治粟都尉后,之后一直主管国家财政直到去世。

公元前104年,大农令改称大司农后,大司农系统进一步扩大了组织。除了大司农中丞外,大司农的属官增加了太仓、均输、平准、都内、籍田五令丞和斡官、铁市两长丞。太仓职掌郡国上交的漕粮,均输负责郡国贡输的货物,平准管理平抑京城物价,都内掌管国库,籍田主管公田事物,斡官掌管盐铁专卖和酒酤,铁市管理各郡国的铁官。

桑弘羊主要的经济措施有均输法,平准法,盐铁官营,酒榷以及统一货币。均输法规定,凡郡国应向朝廷贡纳的物品,按当地市价,折合成当地出产土特产品,上交均输官,由均输官运经其他不出产这些物品的地区高价出售。平准法是由国家来控制全国的物质和买卖,以平衡物价。盐的官营是由官府提供煮盐的“牢盆”,煮盐的费用由盐户自己负担,煮成的盐则完全由官府收购和销售;铁的官营则是凡产铁的郡里均设置铁官,铁的冶炼和铁器的制作与销售一律由铁官负责。酒榷则是由官府提供给私营酿酒作坊粮食、酒曲等原料,规定酿造品种和规格,然后由私营作坊独立生产,官府最后只是给私营作坊付一些加工费而已,所酿的酒则完全由官府销售。

这些政策在武帝时期得到武帝的大力支持,并为国家的对外扩张提供了强有力的财政支持。可是到了昭帝时期,由于桑弘羊、上官桀与霍光激烈的政治斗争,并引发了著名的盐铁会议,在会议上贤良、文学对于桑弘羊的盐铁政策全盘否定,指出其种种弊端,由此扩展到关于匈奴和、战问题的争论,关于“王霸并举”、“德主刑辅”的争论,关于重义与重利导向的争论。桑弘羊则据理力争,雄辩群儒。

桑弘羊认为盐铁官营的优点有四:

  1. 对抗击匈奴,巩固边防发挥重大作用,如果罢除,将无法保证巨额的军费开支。
  2. 有利于国计民生,如果予从废除,将导致财政和物资的更加匮乏,而势必造成救灾、备急和农业生产的不便。
  3. 有助于加强中央集权,巩固国家统一,也可以抑制豪强势力的兼并等。
  4. 损有余而补不足的调剂作用,在效率上官营工商业的大规模生产要优于私营工商业的家庭作坊。

桑弘羊的经济措施对后世的影响是巨大的,西汉在他之后,盐铁等官营政策基本沿袭未变,除东汉时期,魏晋以后,历代王朝大多效仿桑弘羊,而采取盐铁、均输、酒榷等官营政策。桑弘羊主张工商可以富国,这在人们还普遍认为农业是财富唯一源泉的2100年前,是一种极为超前和振聋发聩的见解。